• 网站首页
  • 行政诉讼研究
  • 行政救济研究
  • 行政法研究
  • 珞珈园地
  • 案例速递
  • 杂谈随笔
  • 其他诉讼法
  • 项目活动
  •  您现在的位置: 行政诉讼法网 - 武汉大学 >> 珞珈园地 >> 正文

    【新闻】 第170期学术讨论活动综述

    范伟

    2017年3月10日下午3点,武汉大学法学院诉讼法学专业行政诉讼法学方向第170期学术讨论活动,在法学院诉讼法学教研室(211室)如期举行。本次学术讨论活动的主讲人为武汉大学法学院2014级博士生梁君瑜,报告题目为《我国行政诉讼确认无效判决之完善——兼评新<行政诉讼法>第75条》。林莉红老师、李傲老师、黄启辉老师、行政诉讼法学方向的硕博士研究生参加了此次活动。本次学术讨论由2016级博士生范伟主持。

    一、主题报告环节

    梁君瑜博士对其文章作了简单介绍。文章的核心观点如下:(1)确认无效之诉具有事实上备位性,对此特性的疏忽将间接影响确认无效判决的制度设计;(2)我国新《行政诉讼法》第75条引入“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无效标准并加以例示,然因标准过于抽象、例示失当、起诉期限的特殊设计阙如,确认无效判决的独立价值难以彰显。第75条中的“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可能游走于行政行为不存在、有效或无效之间,需再作细化;本条的“没有依据”则因表述过于简略,无法凸显其在程序与实体两方面之判定标准;(3)完善确认无效判决,需从理论、立法、司法三个层面进行突围,即以事实上备位性来形塑确认无效之诉的制度定位、以概念阐释及规范修补来达致确认无效判决的适用明晰与价值独立、以司法经验之审慎提取及反思来勾勒“重大且明显违法”的客观化界域。

    二、互动讨论环节

    黄启辉老师认为,我国行政诉讼法没有确立行政诉讼类型,仅有判决类型,引入“事实上备位性”的概念值得商榷。同时,黄老师建议大家在论文写作时,除了积累、储备德日等国的行政法学理论知识外,还应考虑如何将域外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实现“软着陆”。

    林莉红老师认为,新《行政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已隐含制定者试图推动行政诉讼类型化的意旨。此外,关于行政法上表见代理的问题,林老师结合典型案例进行了分析。而对于新《行政诉讼法》中有关确认无效判决的例示情形,林老师认为行政行为“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就是假行政行为(除非构成表见代理)。

    硕士生李淮结合其学位论文撰写过程中产生的疑惑,提出以下问题:行政相对人有权对行政行为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提出合法性审查,但申请审查的时间受2015年《适用解释》第20条规定的期限所约束;对于无效的规范性文件,相对人在提出审查申请时,是不是可以不受期限约束?黄启辉老师和梁君瑜博士对此问题进行了回应。


    转自: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