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行政诉讼研究
  • 行政救济研究
  • 行政法研究
  • 珞珈园地
  • 案例速递
  • 杂谈随笔
  • 其他诉讼法
  • 项目活动
  •  您现在的位置: 行政诉讼法网 - 武汉大学 >> 珞珈园地 >> 正文

    【新闻】 第176期学术讨论活动综述

    上官腾飞

    2017年4月20日下午两点,在武汉大学法学院211教室举行了诉讼法学专业行政诉讼法方向第176期学术讨论活动。本期学术沙龙的主讲人为武汉大学法学院2014级诉讼法专业博士研究生杨丹,报告的题目为《我国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制度改造论》,本文为杨丹博士的毕业论文,为预答辩后修改的第二稿。参加本次学术讨论的有林莉红老师、李傲老师,黄启辉老师,行政诉讼法方向的在校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以及刑事诉讼法学方向的部分硕博士研究生。本期的学术讨论活动由2014级诉讼法方向博士研究生上官腾飞主持。

        一、主题报告环节

        主讲人杨丹博士对其文章的结构、行文思路和主要内容作了具体的介绍。主要内容为:

       首先,厘定了研究对象的基本范畴,从监督的本质和基本要素入手,确定检察监督、诉讼监督的基本内涵和特点,从而对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加以诠释,并对比其与其他诉讼检察监督之间的异同,归纳出其本质特征。其次,从宪政和法理学理论角度对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存在的基础进行探索,观照了检察机关的宪政地位,以及其与审判机关、行政机关之间的宪政关系,并论证了公权力的扩张性和监督行为的法律属性是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制度得以存续的法理学基础,奠定了该制度存在的合理性因素。并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分别探寻了我国御史监察制度的演化过程、近现代的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制度的流变,并对英美法系、大陆法系国家的相似制度加以理顺,尤其对对我国检察监督制度产生巨大影响的俄罗斯检察监督制度加以梳理,以求最大限度开放历史视野和国际视野。第三,通过结构化分析和统计分析的方法对我国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制度在现实层面上存在的问题进行展现,并指出问题的真正成因在于我国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制度缺乏明确目标,未能建立程序性监督体系,而所确立的“纠正错案”式实体监督职能又难以实现。最后,为解决上述问题,从监督价值入手,分析监督价值主体和监督价值客体之间的价值地位倒置现象,并就此判断,诉讼监督应以监督行政诉讼活动实现诉讼目的为目的,因此行政诉讼检察监督应区分不同诉讼阶段,建立不同的监督措施。针对受案难,建立了强制法院通报制度、提出立案建议制度和支持起诉制度,在受案环节强制法院将起诉信息报与检察机关,并由检察机关作出立案或不立案建议,有效避免法院“自作主张”。在审理过程中,应允许检察机关对审理程序加以莅临监督,对案件提出独立意见,避免审理中出现“监督真空”,并对行政诉讼特有的规范性文件审查提出要求,以加强监督行政职能。在判决阶段,应允许检察机关对尚未生效的裁判文书提出变更意见,尤其是对对当事人诉权有重大影响的准予撤诉裁定提出变更意见,以控制行政诉讼审判机关和原被告对撤诉的共谋。在执行阶段,建立检察机关对行政机关的规范性文件延伸异议制度,令对规范性文件的审查结果落到实处,真正实现监督行政,保障不确定多数当事人利益,从长远上化解行政纠纷的目的。建立监督责任制度,防止监督职权不受控制的滥用。

        二、互动讨论环节

        主讲人在文章讲解结束之后,老师及同学们对报告开展了讨论。

        林老师指出,诉讼结构是由双方当事人及法院所构成的一个平衡的三角形结构,检察院进入诉讼中,对整个行政诉讼活动进行监督,它的地位为何?是不是冲击了现有的诉讼结构,破坏了被预设为最合理的诉讼结构。同时对于主讲人关于俄罗斯行政监察监督提出了质疑,俄罗斯的监察监督是对各行各业的在行政活动中的监督,被监督主体包括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比如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不当行政造成的渎职等,类似于我国刑法中的惩罚。这种监督不是行政诉讼监督。

        黄老师指出,在诉讼中,法官具有独立的审判权,检察院的监察监督可能会对法官的独立审判造成损害,因此对于法官的诉讼行为的监督应该谨慎。对于原告和被告的监督,应该有不同的监督模式和监督限度,对于两者不能做统一的规定,应该对此作出不同的划分。在监督上,对于法院的监督要更注重结果监督,对于原告和被告可以进行诉讼行为的监督。在域外启示上,可以学习德国的公益代表人制度,对于诉讼活动提出具体的建议,可以对此结合我国的国情进行借鉴。

    刑事诉讼法郭航博士提出部分疑惑,对于文章中提出的检察监督的客体不清楚,是对诉讼活动的监督还是对行政行为的监督,这个监督是什么法律关系。如果理解为是对诉讼行为的监督,但是文章提到的很多监督并非诉讼活动中的监督。关于起诉监督的完善建议,主讲人提出检察院可以提出立案的建议,但是如果是建议就没有强制权,没有强制权则就不能被称为权利,建议换成其他的词汇。同时提到,在文章的第149页,法院检察监督的发现渠道中,并没有看出渠道具体为何,建议说明清楚,本段中出现了“其次”一次,但是没有“首先”,建议加上,以正写作规范。

    王东伟博士提出,文章的第三章第二节提到立案程度、抗诉程度、再审程度,在此的“程度”一词该如何理解,很有困惑,看标题并不知道主讲人写的是什么意思。建议进行修改。

    胡煜博士指出,第一章第三节的宪政基础和法理基础似有重复,宪政在很多情形下都是法理的一部分,在法理中来探讨。并指出在文章第157页的第8个脚注有错误,期刊名称应为为《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而非《国家检察学院学报》。

    杨丹博士对大家提出的各种问题进行了回应和解答。本次学术讨论活动与16时左右结束。

     

     


    转自:本站原创